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周叶/武侠】春日行(二)

*这一更其实也不是很多,但是我真的尽力了

*上周没更真的不好意思呀

*依旧在拖剧情

*排版可能会出问题,来不及修了,明天用手机再修

(二)

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。席间周泽楷一如既往闭口不言,偶尔说上一两句,也都要江波涛在旁补充。

叶修也不是第一次同周泽楷打交道了。轮回近年来与中原武林来往不少,更何况自从周泽楷在轮回台比武剑挑黄少天,名声大噪,不少中原门派都有巴结的念头。

兴欣与轮回之间正常的贸易不少,因此叶修也才与周泽楷有了几面之缘。

  
而若是论及两人初次见面,却还要再更早一些。

那时叶修在江南一带游历,夜间听得客栈房顶有打斗声,心下好奇,便纵身跃上房顶一探究竟。

还不等他做出任何表示,混战中就有人大喊:“这人是那小子的同伙!快拦住他别让他把这小子给救走了!”

叶修满脸懵逼。

然而刀剑无情,对方二话不说拔剑砍来,他下意识举剑抵挡,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完全没必要和这群人计较。

“喂,我说你们,一群人欺负一个半大少年,丢不丢脸啊?”叶修收敛了攻势,一边随手应付这些人,一边去看被数十人围攻的少年。

面对着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势,叶修剑尖微挑,剑气直冲攻势最薄弱的那一点,看似轻巧的一剑,却将那人逼的连退几步。

旁人见势头不妙,急忙向后退了几步,游走周旋,始终不敢上前。

叶修得了空,眼神便瞟向少年那边。

少年始终不慌不忙,单凭那一份从容不迫的气度,就足够令人钦佩。

他的剑也很稳,剑气交错间隐隐有几分波浪滔天的气势。似是经历了一个春夏秋冬,剑气从初时的绵延柔和,逐渐变得凌厉逼人,寒光毕露。

起手圆融自如,收招却如风雨满城丘峦崩摧,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不可一世的睥睨。

瓦片被剑气带起,在空中炸裂,刹那间四散飞去。有来不及躲的人,脸上登时多了一道极深的血痕,更有不以为意的,竟直接被割破了喉管,当场倒下,死不瞑目。

围攻他的那些人面面相觑,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骇然。

起初少年的招式平平无奇,甚至是温吞吞的,这些人便存了轻视之心,哪料越打越心惊,最后甚至已萌生了退意。

叶修的视线也渐渐被吸引了过去,手中的剑则更加随意。

几乎是截然相反的气势在同一个人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统一,饶是叶修,也不得不暗赞一声。

余者早没了先时的威风,在剑气下苦苦支撑了没多久,便命丧于此。

少年这才转头望向叶修,半晌只问了一句话,“你是?”

“你叫什么?我怎从未在中原见过你?”叶修就势在原地坐下,“瞧你的剑法,不像是中原门派的风格”

少年没说话,乌黑的眸子里仍是先前那般沉静,不见一丝波澜。他思索了一番,才缓缓答道,“周泽楷”

听他半天才说三个字,叶修不由笑道,“不至于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要想一会儿吧?”

周泽楷瞥了他一眼,垂眸看向自己的剑,良久收鞘站定,“你,很厉害,我,不如”

叶修奇道,“你我还未交手,你又怎知你敌不过我”

这次少年周泽楷没多久就给了答案,他将剑负于背上,正视叶修,“他日,定当一战”

言罢,周泽楷足尖在屋檐上轻点,几个纵跃已消失在夜色中。

“好,我等着”叶修轻笑,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。

再后来,轮回台比武,叶修虽远在西域不曾赶赴,沿路返回时却听了一路往来商贾关于周泽楷的议论。

年轻有为,精于剑道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更为重要的是,模样生的俊秀儒雅,活脱脱一美男子。

世人都说,周泽楷是轮回殿历任最年轻也最可怕的殿主,在中原武林也鲜有敌手。

那时叶修心想,如果有机会定要同周泽楷痛痛快快打上一场。

奈何事与愿违,他被迫离开嘉世,白手起家重新来过,轮回却已如日中天,他与轮回之间似乎再无交际,更遑论与周泽楷之间的来往。

  
直到今日,冥冥中似有天意,机缘巧合之下两人再次重逢。

叶修这般想着,执起酒杯递到唇边又饮了一口。

“叶修,你当真要去百花谷?”苏沐橙不无担忧的问道,“只有你们两人?”

叶修愣了一下,刚刚这才想起几人刚刚的话题,他定了定神,道,“兴欣这边你也走不开,至于轮回……听说两月后便是武林大会了?小江怕也走不开吧”

江波涛在旁听着,悄悄瞥了一眼周泽楷。

后者低垂着头,什么也没说,唇角却分明有上扬的弧度。

江波涛微微扶额,心说殿主的心思可越来越不好猜了,“前辈所言甚是,殿主若没有意见,那便这样罢”

叶修支着下颌,目光投向周泽楷。

“嗯……依前辈”

一般人喝了酒都会产生不自觉的倦意,而酒量好的,则是明知自己醉了却还清醒的不得了。

叶修其实喝的并不多,习武之人自是能用内力驱散醉意,但他总觉得那样便失了饮酒的乐趣。

他懒散地倚在亭子里,一个人喝茶赏月,顺便等着酒醒。

初春夜里尚且有些凉意,他只着了一身单衣,凉风吹过,他也懒怠用内力抵御,小口啜饮着清茶,倒也还算惬意。

天边明月高悬,叶修这般坐着,不多时醉意已去了大半,朦朦胧胧的睡意涌了上来。他用食指抵着太阳穴,想着再坐一会儿便回房休息,然而等他再次清醒过来,身上却无端多了一件外衣。

那是一件黑色的外袍,样式古朴无常,袖口和衣襟镶着繁复的金色花纹,仿佛是某种奇珍异兽的图案。

叶修抬眼看了看天色,现下应当是过了丑时,不到寅时。

“这袍子……”叶修沉吟了一番“倒是看着有些面熟”

正当他思索时,面前突然拂过的梨花把他吓了一跳。叶修转头看向庭院里那棵梨树,树下舞剑的青年身姿挺拔,动作干净利落,剑身隐隐泛起的赤色如同火焰明亮。

叶修这才猛地想起缘何这袍子看着这么眼熟——那可不正是周泽楷的。

他不忍打断周泽楷,于是便索性披着那件外袍,起身看周泽楷练剑。

周泽楷手腕微微上挑,剑尖轻轻巧巧划了个弧度,却已是轮回极富盛名的轮回剑诀的收招。

叶修心道可惜,没能看见一整套剑诀。但还不等他遗憾多时,那数道叠加的剑气层层炸开,一树梨花如漫天飞雪纷纷下落,仿佛冰雪消融枯木逢春,行至山穷水绝又忽现一丝生机,三千红尘轮回百转,尽数收归于心。

所谓管中窥豹,轮回剑诀如何,周泽楷的剑术又如何,一招便可知晓。

一剑勘破轮回天机,这套剑法,当世除了周泽楷,也找不出第二人能做到如此地步。

周泽楷拭去剑身上的晨雾,而后收了剑转向叶修,“前辈?”

“小周的剑法,当世怕是已无人能及”叶修笑道,“后生可畏啊”

“前辈,也很厉害”周泽楷笑的颇有些腼腆,眼睛里也是盈满的笑意

叶修将肩上沾上的落花掸去,打了个哈欠,走近了几步将袍子递还给周泽楷,“这个,倒是谢谢你了”
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踌躇着,似乎想问些什么,最后到底也还是什么也没问。

叶修牵起唇角,拍了拍周泽楷的肩,“一个人坐坐,未必是心情不好,我一个退隐江湖这么多年的人,哪儿有什么烦心事。倒是你,这么早就起来练剑?”

周泽楷嗯了一声。

“算啦,不打扰你了”叶修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,“我先回房再睡一觉,等下天明了就起程吧”

 

 
昆州这个季节已经百花盛放,丝毫没有初春百花尚且瑟缩的模样。

昆州城内人声鼎沸,沿街的商铺也都生意红火。街上摩肩接踵,小孩子在人缝中穿梭奔跑,嘻嘻哈哈闹个不停。

百花谷久居苗疆一隅,起先并不为世人所知,直至百花谷出了一位惊才绝艳的谷主,一手独门暗器寻花摘叶在中原大放异彩,此后才逐渐在中原建立起势力。连带着昆州,也从最初的萧条冷落变成了如今这副繁华景象。

寻花摘叶这门暗器手法,最精于此道的,莫过于百花谷的前谷主张佳乐,使出来真如漫天飞花,令人眼花缭乱,不知身在何处。凡是与他交过手的,没有一个没被他的暗器冷不防打中的。

“其实有一点世人说的都不对”叶修勒住缰绳,“百花谷最可怕的不是谷主张佳乐,而是……”

“孙哲平”周泽楷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接道。

闻言,叶修面上露出几分惊诧,“我原以为他消失了这么多年,都已经没人记得他了。”

“昆州一战,很精彩”

叶修知他所言是当年昆州,他与张佳乐孙哲平那一战,心中感慨遂起,叹道,“老孙那一手血影狂刀,后继无人啊!”

“可惜了”周泽楷一面叹道,一面勒住缰绳停下,“前面,客栈”

叶修想了想,翻身下马,“那便歇一晚吧,明日再走也不迟”

“两位真不好意思”店老板见两人进了店忙迎上去,“咱们这儿就剩一间房啦,您二位要不先凑活凑活?这会儿别的地儿十有八九人也住满了,您看这……”

“小周不打紧吧?”叶修递给周泽楷一个探询的眼神,后者没说话,点了点头。

“哎,好嘞,二位这边请——”

在客栈落了脚,叶修寻思着反正也无聊,便带着周泽楷一同出去逛逛。

客栈所在的位置是全城最繁华的地方,从小吃到酒肆,从布庄到卖首饰胭脂的杂货铺,一应俱全。

叶修目光扫过去,一眼就看见了混在那些店中间一家无人光顾的,看名字像是卖胭脂的。他忽然想起苏沐橙起程前叮嘱他要买的胭脂,左右看看别家又人满为患,索性径直走进了那家不起眼的店铺。

周泽楷脚步顿了顿,还是跟着叶修一同进了店。

“哎呦来人了哈”甫一进店,里面便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,“胭脂随便挑,价钱也随便给就成……嗯?叶修?”

瞧见屋里面坐着的绯衣公子,叶修也吓了一跳,他转头对周泽楷笑了笑,“刚好,省的费心去找他了”

那人原先半眯着的眼猛地睁开,先是戒备的盯着他而后才略略缓和了一点,骂骂咧咧地从柜台后走出来,全没了先时那副风流倜傥的模样,“嘿我说你啊,天下是不够乱还是怎么的,没事儿跑来昆州几个意思?”

“张佳乐,你是不是被我打怕了,紧张什么?”叶修眉毛上扬,随意地倚在柜台边,“过的还挺惬意?”

张佳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正欲说些什么,却忽然瞥见了叶修身后的周泽楷,“周泽楷?你跟叶修这是……”

周泽楷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他讷讷地站在原地,张了张嘴,却又闭上了。

叶修倒是毫不避讳,“那个什么,小周的碎霜丢了,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你,我就跟他来昆州找你一趟”

“我?”张佳乐先是一愣,而后哂道,“我没事儿偷剑做什么。全天下这么多人现在都争着找周泽楷的剑,怎么就扯上我了?”

叶修将来龙去脉细细说了一遍,张佳乐这才严肃了几分,眉头也紧蹙着。

“此事蹊跷的很,我常年不在江湖露面,何人想加害于我?”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,“况且我又不使剑……哎不对呀,周泽楷剑丢了,关你什么事儿!”

叶修咳了几声,严肃道,“难保你不会做出这般偷鸡摸狗之事,我得亲自过来确认。兴欣与轮回素来交好,此事重大,轮回搬来我这个救兵,也没什么不对”

张佳乐强压下把这个人揍一顿的冲动,“多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不要脸!”

“彼此彼此”叶修笑道。

一旁许久不曾开口的周泽楷这时突然间出声,“一月后,武林大会”

那头张佳乐还百思不得其解,叶修已飞快领会了周泽楷的意思,“你是说,这人的真正目标在武林大会?”

“有几分道理”张佳乐也反应过来了,“武林大会今年轮到轮回了,这人是想嫁祸于我,然后挑拨百花和轮回的关系,好在大会上捣乱”

“如此说来,眼下最好的方法倒是等着那人自觉在大会上现身”叶修沉吟道。

“前辈,其实不必……”

叶修打断了周泽楷后半截话,“你也不必觉得麻烦我,这人的武功如此高,又心怀不轨,我也自当尽一份力”

“啧啧,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很熟”张佳乐在旁瞧的有趣,“这还一口一个前辈”

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叶修毫不留情地讥讽回去,“当年你和孙哲平刚认识的时候,俩人还生分的跟什么一样,好意思吗!”

“嗨呀,不说了啊”张佳乐眼见说不过他,便及时止住话题,“天色也不早了,你们两个也回客栈歇着吧,不送!”

 -tbc-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