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周叶/武侠】春日行(一)

*其实屯的手稿不少,不想打了,每周回家更一次吧

*最近沉迷古风无法自拔

*好久不写周叶,手很生

*估计不会太长,基本已经全部写完,看什么时候能发完吧

【周叶/武侠】春日行

两相思,两不知——鲍照《春日行》

 

扬州的三月,正是百花盛放,东风醉人的好时节。春意渐浓,游人也渐多了起来。

客栈里已是人满为患,更不要提瘦西湖畔此刻三三两两结伴出游的富家小姐、文人雅士。

游人多,客栈茶楼之间的生意竞争也愈发激烈。阳春茶楼的小二在门口扯着嗓子大声吆喝,一时半会儿却也没招来几个客人,眼瞅着老板娘吩咐的任务要完不成了,刚巧眼前一个文人打扮的年轻男子牵马经过,他忙一个箭步冲上前,“这位客官您留步!您瞧这街上游人众多,您这走也不好走,不如进店小憩片刻再走不迟!”

那年轻男子倒也没推拒,顺从地应道,“那便有劳了”

这小二还没从“这位公子这么好说话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先前的男子已踏上了上至二楼的楼梯,缰绳不知何时交到了他手中。

“这……这也……”小二满脸不可置信,随后匆匆将马拴到一旁,一溜烟跑去送茶了。

 

那被小二拦下的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许久不在江湖上露面的叶修。

自他退隐江湖后,就很少再回兴欣势力范围的地方,此次重回扬州,却是因为收到了苏沐橙的飞鸽传书。

“什么事这么急着喊我过来……”叶修嘟囔着,寻了个临窗的桌子坐下。

茶楼里的人较之别处并不算多,因此邻桌的谈话倒是一字不落传了过来。

“嘿我可听说啊,这周泽楷的剑在扬州被盗了!至今可还没下落!这么了不得的剑,若是能被咱哥几个先一步找到,这天下第一不就唾手可得了!”一个年轻人兴奋地嚷嚷着,脸上流露出几分向往,“那可是轮回世代相传的宝剑啊!”

另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接话道,“一把剑而已,拿到了就成了天下第一,那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笑话!”

先前说话的年轻人似是觉得被驳了面子,不服气地反驳道,“你既是如此想的,又何必同我们来扬州寻剑?”

“就是就是,你这话我们可不爱听啊!”同桌的其他几人纷纷附和道。

那个书生打开折扇摇了几下,“天下人人都想要,为何我不能来分一杯羹?你们难道不是这个想法?”他嗤笑一声,面上露出嘲讽的神色。

叶修喝着茶,面上未见什么变化,心下却已是万分惊诧。

周泽楷的剑必定是随身携带的,能从周泽楷眼皮子底下盗走剑,天下能做到的不过寥寥几人,即便是他自己,也无十分把握。

这人……武功能高到什么地步?

“叶修!你可算来啦!”

正当他出神之际,耳边猛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叶修正欲开口,那人又抢先了一步,“你再不来,我可就真没法子了。”

说话间,叶修已回过神来,苏沐橙笑吟吟地在对面落座,一同前来的莫凡抱着剑立在她身后,像个贴身侍卫一样护着她,面无表情地望着叶修。

“你叫我来可是为了碎霜被盗一事?”叶修倒了杯茶推给苏沐橙,“我刚听说”

苏沐橙显然是施展轻功过来的,她额上泛着一层薄汗,稍稍平复了一下气息开口道,“毕竟是在咱们的地盘丢的,我总不好放着不管,这人的武功应该相当高,因此我只能搬救兵咯”

瞧她撑着下巴一副愁眉苦脸的神情,叶修不禁笑道,“别想太多,事情未必有那么棘手,你先将你了解的情况说与我”

苏沐橙理了理思路,将这些天自己与方锐的打探的情报一一说来,末了叹了口气,“我们掌握的情报也就这些”

叶修思索了片刻问道,“你们可曾与轮回接触过了?”

“还不曾”苏沐橙道,“轮回只有江波涛和周泽楷现下还在扬州,近来一直住在城南兴欣名下的宅子里”

“既然如此,先看看轮回的意思吧”叶修望着苏沐橙身后的莫凡,“看你憋了半天了,有什么话想说就说,早些时候可不曾见你这么守规矩”

莫凡不屑地哼了一声,冷言道,“前几日,我瞧见好几次,子时过后,轮回的人往瘦西湖方向去了”他抿了抿唇,似乎不很肯定自己的判断。

“我觉得,轮回似乎不像在找剑。”

叶修挑了挑眉,却并未说什么。

 

抵达城南那处宅子时,天色已暗,暮色正将四合。喧闹了一整天的扬州此刻略微收敛了几分烟火气,到显出一派宁静祥和。

天光淡薄,倦鸟归巢,晚风温柔缱绻。

叶修见到周泽楷时,他正坐在书房里作画,画上桥畔游玩的女子掩唇娇笑,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,女儿家矜持而娇俏的神态描绘的极为传神。

“世人都说周泽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今日一见,确如传言”叶修懒散地倚在窗边,“却不知轮回台的风景,较之扬州如何?”

周泽楷执笔的手顿了顿,他抬眼望向叶修,想了许久似乎也没比出结果,于是只好老老实实回答,“比不出。”

“也是”叶修勾了勾唇角,似笑非笑,“一个在蓬莱岛,一个在中原,没什么好比的”

周泽楷放了笔,正视叶修道,“前辈,所为何事?”

叶修也不与他绕弯子,直截了当地问:“听说你的剑丢了?”

周泽楷点了点头,半晌见叶修没有接着说下去的意思,轻轻咳了几声,这才又开口继续说道,“我……嗯,不知何人”

叶修瞧着周泽楷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着急模样,笑着拍了拍他的肩,“你要知是何人偷的,那便不会让他得逞了”

“那前辈……”

周泽楷话说了一半又接不下去了,叶修只得无奈地接上话,“江湖上出现了这样一位高手,又是在扬州,于情于理,我都该来一趟吧”

周泽楷望着他,似乎觉得没什么说的了,于是索性不再开口,等着叶修率先开口。

叶修揉了揉太阳穴,心道和周泽楷聊天简直是比打架更累的事,正当他准备开口打圆场时,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了。

江波涛和刚刚去了别院的苏沐橙一同走了进来,莫凡落一步跟在两人后面。

“碎霜被盗一事,前辈想必已听说了”江波涛一进屋先向叶修拱手行了一礼,“本该早就该向苏姑娘禀明详情,在下恐打扰苏姑娘,故而一直拖到现在”

“其实你早来找我就是”苏沐橙抿唇笑道,“这样的绝世高手出现在扬州,我们也得早作防备啊,况且小周的剑丢了,我们更不能袖手旁观”

“剑,不重要”周泽楷摇摇头,示意江波涛不要再说下去了。

“剑虽不重要,毕竟陪了你这么久,确定不打算找回来?”叶修懒洋洋地笑着,指间夹了一片叶子,“似乎有人比我先拜访过这间屋子?”

江波涛接过叶子,上面是娟秀的字迹,漂亮工整:“春日行,观此剑锋芒毕露,心下甚喜,寻遍扬州,独此剑光芒如月华倾泻,当配二十四桥美人,在下借来把玩些时日,不日定当归还。”

字应该是用簪子刻在叶片上的,不过划痕不深,加之又与叶脉混在一处,若非目力过人,定然无法发现上面的字迹——更何况,也没有人会注意花下的叶子。

“叶修前辈目力过人,晚辈竟从未发现”江波涛很是惭愧,“不知前辈对这盗剑之人可有猜测?”

不待叶修答话,苏沐橙倒抢在前头开口,“你怎不问问我只是不知,倒去问一个几年不曾涉足江湖的人?”

言下之意,她对这盗剑之人已有了猜测。

江波涛又笑吟吟地向苏沐橙行了一礼,“不知苏姑娘有何见教?”

“依我看,字并非是用簪子刻上去的,一来簪子并没有这么细,二来瞧这手法,想必是以真气留在上面的。单看这一手,已能和叶修相媲美。不过嘛,江湖上最近有没有出现这样一位爱以花留字的我是不知道,故人的话,倒有个相熟的”

江波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周泽楷似乎也反应过来了。

“张佳乐嘛,这人你们都知道”叶修又重新在旁坐下,“他退隐好些年了”

叶修心下难免有些感慨,他与张佳乐也算是熟人了,这人自从接连在试剑大会上一招落败于叶修后,便没了踪迹,坊间传言他仍在昆州隐居,至今却从未有人见过他。

回想当年初入江湖,大家俱是鲜衣怒马的少年,如今当年大多数人都已退隐,还未彻底退出江湖的,也都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小辈们已是愈发强势,他们这些人的地位也保不了多久了。前几年强势崛起的轮回就是典例,现如今占据着一方势力,俨然远超当年的嘉世。

周泽楷自始至终都没插过嘴,好像丢的不过一样无关紧要的东西。

叶修瞧他闭口不言,便打趣道,“小周莫不是饿了,这才不与我们说话?”

周泽楷闻言一愣,他呆呆地望着叶修,摇了摇头,“前辈也还没……”

江波涛忙道,“饭菜早让人备下了,几位若不介意,留下来一同用晚饭也好”

“如此,我们就不客气了”叶修笑了笑,“小周也别闷着不说话”

周泽楷没回答却也没点头,不知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。

江波涛见状默默叹了口气,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一圈,最后看了看还在发愣的周泽楷,觉得自己还是先不开口的好。

-tbc-

评论(5)
热度(24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