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喻王/短篇】夏末

-脑洞是去年的……或者前年的
-全文共七千多字,后半截几乎是一口气写完
-其实是我第一次写喻王
-有几句话的周叶
-谢谢大家的阅读

【喻王】夏末
文/柠檬  

        潮湿而闷热的午后,蝉鸣在粘腻的空气中躁动,绵长却并不急切。咖啡馆里的冷气驱散了些许夏日的炎热,轻柔舒缓的音乐在耳畔流淌,让人心静了不少。
  喻文州坐在街边的咖啡店里,透过透明的玻璃看外面人群来往,络绎不绝。
  正值夏休期,没了比赛的生活只剩下了乏味,除了每天仍要坚持的训练外,就再没别的事情可做。
  原本喻文州的母亲今天安排他和一个姑娘见面,结果喻文州不管怎么说都不肯去,固执且倔强,母亲也只好作罢。
  “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你大了,妈管不住了。”
  “妈……我——”
  “好啦,看你一直捏着信封发呆,拆开看吧,别犹豫了。”母亲顿了顿,“你从小就这样,做事情总想太多,但一旦做了决定又拧的不得了。”
  喻文州安静的听着母亲絮絮叨叨讲起小时候的事,低头凝视信封上的名字,漂亮的花体字很好辨认,绝对是出自王杰希之手,更何况知道他家地址又在米兰的,也只有王杰希。
  喻文州用手轻轻摩挲着信封上“喻文州”那三个字,仿佛能触到远在米兰的旧友的心。
  他早该去理清那些需要遗忘的事,和那份并不明了的感情。他和王杰希保持了这么久的朋友关系,自己为什么偏要去捅破那层窗户纸。做朋友不挺好的吗?
  偏生他自己觉得一点都不好。
  杰希,我不想仅仅和你做朋友。
  
  咖啡店里循环的那首歌调子十分熟悉,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,喻文州只好跟着跟着音乐轻声哼唱,歌词就自然而然随着音乐流淌而出,熟悉又陌生。
  桌子上放着那个纯白的信封,上面两行漂亮的花体字,清瘦却刚劲有力。
  “From: Xijie Wang Milan Italy
  To: P.R China G市 喻文州”
  “名字写的真好看。”喻文州轻声说。
  喻文州写自己的名字写了那么多年,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好看——大抵因为是王杰希写的吧。
  七月的阳光映照在杯子的咖啡中,随着银制小勺的搅动融成一团光影,一如喻文州此刻的心情,模糊不明。
  
         “喻队:
     展信佳。
     最近过的怎么样?蓝雨战队情况还好吗?
  来米兰近四年,才想起来给你写信。只是忽然记起来,喻队你曾经说过想来意大利,恰好前些日子买了一套明信片,就给你寄过去了。
  你也快该退役了吧,想想时间过得挺快的,不管怎样,作为老对手——还有朋友,该当祝福一句。
  这封信可能有些突兀,一时心血来潮而已。
  嗯就这么多吧。
  
  祝
  身体健康,事业顺利。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杰希”
  信很短,喻文州只花了一小会儿就看完了,只是看完的一瞬间有些怅然——
  王杰希,你就不肯问一句和我有关的让我有个理由给你回信吗?
  喻文州把信放在一边,也没去看信封里的明信片。他说的喜欢米兰不过是托辞,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,喜欢米兰不过是因为那里有王杰希。那个时候,他已经知道了王杰希将要去米兰的消息,或许连他自己也说不清,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回答王杰希他喜欢米兰。
  恍恍惚惚间,咖啡店里放的音乐的调子终于被回忆起来,连带着钝痛不清的回忆一并涌出。
  
  
  那还是世邀赛期间的事。
  总决赛前一天,喻文州在训练完后独自一人去周边街道散步。本想找个合适的地方一个人散散心,结果转了几圈后反倒迷了路。他索性放弃了寻找回去的路,一个人在街边转悠。
  周围的房屋清一色漆着粉黄白三色,屋顶错落有致,阳台上品种繁多的花令人眼花缭乱,稍有不慎,就会迷失在大街小巷中。
  路过某家咖啡馆时,喻文州忽然停下脚步。透过磨砂玻璃,他隐约看见窗边坐着的人,从轮廓依稀辨出那是王杰希。
  从门边溜进的风吹动风铃,叮咚声中,喻文州看见王杰希抬头,目光转向玻璃窗外。于是他唇角略微勾起一个弧度,抬腿迈进那家咖啡店。
  “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”王杰希托着下巴,看喻文州熟练地用德语给自己点了一杯卡布奇诺,在他对面坐下来。“你喜欢卡布奇诺?”
  “是啊,挺巧的。”喻文州说,“也不是那么喜欢卡布奇诺,我德语不好,只会说这一种罢了。倒是杰希,你喜欢卡布奇诺吧?”
  “我?大概不算喜欢吧。”王杰希笑着摇摇头,用小勺搅动着杯中咖啡。
  “那就是喜欢尖帽子褐色道服的教徒咯?”*
  王杰希搅咖啡的动作顿了一下,随后无奈地笑道,“别老往那些奇怪的方面想,我又不信教。”
  “说着玩玩而已”喻文州眨眨眼,“哎对了,听说王队有退役的打算了?”
  王杰希的手顿了片刻,“人不服老不行啊”,他唇边带着一点无可奈何的笑意,眼神里有点留恋。
  喻文州笑笑,一时又不知道接些什么话,只好几句话把话题转到另外的事情上。
  王杰希也顺着他的话题聊下去,两人默契地将刚刚的话当作一句玩笑抛至脑后。
  只是他心里清楚得很,这条路他大概也就只能走这么远了。他已经将自己的少年时光——包括青年——全部交给了荣耀,而接下来的生活,也许就是随着家人的安排,去国外留学,然后回国工作,结婚生子。
  夜色将至,夕阳模糊光影带着暖意,一点点收敛光芒。喻文州望着窗外沉入地平线的夕阳,沉默了几秒后,转头向王杰希露出一个微笑。
  王杰希有那么一霎的怔愣。那个微笑仿佛挟了夕阳的温柔,刹那间流露的情意令王杰希心底一暖。
  “杰希,走吗?”
  许是那个带着暖意的笑中的些许情意,王杰希觉得自己大脑有点朦胧,像喝了酒一样,神经被麻痹的松弛下来。他回以微笑。
  “嗯”
  
  两人出了咖啡店,并肩走在苏黎世的街边。
  夜风清冷,凉意顺着神经末梢传递。街边是璀璨的灯光,闪烁的霓虹灯炫目迷人,彩色光影在王杰希的侧脸斑驳。
  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他聊天,不由自主地转头去看映在他眸光里的色彩。他双手揣在兜里,目光散漫,似乎是有一点不知所措。
  “喻队……喜欢苏黎世这个地方吗?”
  喻文州思索片刻,“嗯,应该算是喜欢吧”
  “那喻队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地方?”
  喻文州沉默了许久。
  身旁有汽车疾驰而过,不知是夜风还是车带起的风,拂过发梢,传递着凉意。
  他清楚地记得他听到叶修和黄少天在提及王杰希退役这个事的时候,叶修说,王杰希估计是要去米兰留学了。
  ……然而王杰希从未对他提及这些。
  王杰希见他不答话,以为他不想说,便也没有多问,放任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。
  “米兰。”
  王杰希的脚步顿住了。
  巧合吧?他这么想。
  “那挺巧的,我退役后要去米兰留学,喻队不介意的话……以后可以来玩儿。”
  而后是冗长的沉默。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,在沉寂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。
  
  
  喻文州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忽然响了。来电显示是黄少天。
  “队长队长,听说王杰希后天回国诶。”
  王杰希……
  听见熟悉的名字在电话那头被提起,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。
  “嗯,所以呢?”
  黄少天估计也是没料到喻文州这样回答,踌躇了几秒后,才回答,“队长你不是……对王杰希……那啥吗?”
  有这么明显吗?喻文州模糊地回忆之前和王杰希相处的片段,似乎并没有半分朋友这层关系的逾越。
  “少天你想多了”他轻笑,“普通朋友而已。”
  是啊,普通朋友而已。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  喻文州佯做轻松地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。他凝视着那封信,随后珍重地将信收好。仿佛将那份沉甸甸的情感重新放回心底,任它被灰尘落满。
  
  
  “杰希,你回来啦?”王杰希甫一开门,就看到母亲从厨房出来,满面笑容。“哎,你怎么也不给妈从国外带个女朋友回来?”
  王杰希无奈地喊了一声“妈”,心里却是满满的归乡的喜悦。毕竟在国外呆了那么久,终归还是想家的。
  待安顿好在床上躺下来后,王杰希才打开手机,意外地看到一条短信。
  “下飞机了吗?什么时候有空,叙叙旧?”
  发件人是喻文州。
  “你在B市……?”王杰希回了一条短信,等了片刻没等来回复,索性顺手打开微博——
  首页刚巧刷出了喻文州最新的一条微博:
  “@喻文州:刚下飞机。说真的,来B市打过那么多次比赛,今天才第一次真正的想好好看看这个城市。[图片]”
  配图是夜色中的机场。明明是匆忙与喧嚣的景象,王杰希却嗅到了几分寂寞。
  手机振动,上方的通知栏里跳出一条新的短信“嗯,刚到”
  王杰希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,斟酌着怎么回复才不会显得突兀。
  “杰希——你去附近的超市一趟,家里没醋了!”
  “嗯好,这就去”王杰希一面应声,一面评论了喻文州的微博:“喻队怎么突然想来B市了?”
  不到半分钟,王杰希便等来了回复,“听说你回国了,顺道来看看你”
  顺道么……王杰希心下想着,换好衣服就开门出去了。
  他这一趟回国知道的人并不多,而且他本来没打算告诉喻文州。
  王杰希还记得当时跟叶修打电话的时候,叶修问他,“喻文州那边,你打算怎么说?”
  听见那人的名字,王杰希没来由的沉默了几秒,而后几乎是脱口而出,“你先别告诉他”
  “怎么啦?”叶修在电话那头懒洋洋地笑着,“你怕他知道你回国?还是怕他知道你将来要留在国外工作?”
  “……”被人戳破了心事的王杰希一时语塞,“我怕他干什么?当了那么多年的对手,你见我什么时候怕过他?”
  叶修也不答话,一声轻笑仿佛将王杰希的心思都看的分明。
  王杰希还没想好怎么回答,就听见那头叶修喊道“小周,快上qq给黄少天说,王大眼儿要回国了,问问他们队长有没有什么想法,要是有最好趁早做打算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”
  这家伙存心给我添堵吧?王杰希暗自腹诽着,直接把电话挂断。
  现在想想,也许自己真的是害怕喻文州会知道。可他又为什么要害怕?
  
  王杰希慢悠悠地在超市里买完东西,结账的时候,突然瞥见旁边一队里站着的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  恰巧那人转过身来,正对上了他的视线。
  “杰希?”
  “喻队怎么这个时间……”王杰希话还没说完,收银员小姐已经在催促他快些结账。
  等喻文州结了帐出来时,王杰希正倚在墙边,指间夹着一支烟。
  “怎么开始抽烟了?”喻文州皱着眉,显然是不太习惯烟味。
  王杰希一愣,忽的意识到对方向来不喜欢烟味,几乎是立刻就把烟捻灭,扔在垃圾桶里。
  喻文州站在一旁看着他从一瞬的惊诧到后来下意识地捻灭烟头,心下几番想要开口,最后都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惶惶堵了回去。
  半晌,他才开口道,“你……早点回去休息吧,这么晚了,况且你才刚回国。”
  “不聊聊吗?”王杰希试探性地问道。
  “还是算了吧,想你也是刚回来,过两天有空再说”
  王杰希倒是没想到喻文州拒绝的这么快,他原以为喻文州这一趟来B市另有打算,现在看来倒像是自己多虑了。
  “走吧,我送你回宾馆”
  
  喻文州在宾馆门口了目送着王杰希离开,刚要回房间,裤兜里的手机就震了起来,来电显示是黄少天。
  “喂喂喂?队长你到了吗!”
  听着那头充满活力的少年的嗓音,喻文州忍不住弯了弯唇角,“嗯,小卢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?”
  “队长我有重大情报!关于王杰希前辈的!”卢瀚文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,“听说王杰希前辈下下个星期就回米兰了,据说要在留在那边工作”
  饶是镇定如喻文州,此时也没忍住连忙问道,“小卢你确定吗?”
  “千真万确啊队长!刘小别前辈亲口告诉我的!绝对没错!”
  紧接着喻文州就听见那头终于憋不住说话的黄少天的声音,“队长队长!不能再犹豫了啊!哪怕不成功也比一辈子后悔强啊”
  喻文州此刻反倒冷静了下来,许是他的理智终于占据了上风,他的内心这一刻竟然无比轻松。
  “那不正好吗?这样我就没必要再试探下去,也没必要为将来可能理不清的关系担心,于他于我都是好事”
  卢瀚文和黄少天同时沉默了,喻文州出人意料的抉择让人有些措手不及,两人本来还想着为自家队长出谋划策,结果却……
  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那就先挂了?”说话间喻文州已经进了房间,他看着玻璃窗外光影迷离,月色模糊的几乎被霓虹灯湮没,电话那头的沉默被挂断后“嘟嘟”的长音取代。
  刚连上wifi的手机震了一下,喻文州恍恍惚惚地拉下屏幕上方的通知栏,上面弹出一条特别关注的微博。
  “@王杰希:在超市偶遇喻队@喻文州”
  喻文州盯着那条微博看了一会儿,什么也没做便关了微博。
  他像是失了力气般躺倒在床上,闭着眼长出一口气,仿佛要把胸口所有郁结都用一句“其实都无所谓”来消解。
  喻文州反反复复咂摸着自己刚刚对卢瀚文和黄少天说的话,最终也没能从中品出洒脱。
  明明放不下,却又不敢去面对如此大的变数。
  喻文州苦笑了一声。
  真没用啊。
  
  喻文州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他摸过手机看了一眼,十几个未接来电,密密麻麻都是黄少天的名字,除了最上面的那个——王杰希。
 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回过去时,王杰希却先一步打了电话过来。
  “喂?”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迷迷糊糊的,还夹杂着哈欠声,“起了吗?”
  “嗯,刚醒”
  喻文州不知道怎么接话,往日那些与人交谈的技巧在这个人面前都仿佛用不上,他等着王杰希先开口,结果过了一分多钟,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  这人……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。
  他渐渐攥紧了手机,而后破釜沉舟般开了口,“既然……你睡着了,那就听我说一会儿吧”
  “王杰希,我想你可能已经猜到了,其实我这趟来B市,是为了你来的。”
  喻文州靠在床头,偏过头去看窗外明媚的阳光,明亮的耀眼。
  “不过现在说这些可能都没什么意义了,我昨天听小卢说,你之后要回米兰工作,先恭喜你。然后……我觉得,有些事情,如果不去努力的话,也许真的会后悔一辈子,所以我还是想在你走之前告诉你”喻文州顿了顿,那句在心里辗转了千百遍的话终于出了口,“王杰希,我喜欢你。”
  “我是认真的,想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,从很早之前,就这么想了。”
  “我知道两个男人谈恋爱这种事情是很难被接受的,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你。我想把这份感情在心里藏一辈子,不让你为难。”
  “但是……我总忍不住去接近你,幻想些微的可能性。”喻文州似乎有些说不下去,他握着手机,沉默了好些时候。
  “王杰希,你说我怎么能那么喜欢你……喜欢到我自己都嫌弃自己”
  不待他接着说下去,电话突然被挂断,“嘟嘟”的忙音把他余下的话全都压回了心里。
  王杰希是醒着的。喻文州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了。
 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,就那么愣愣地看着窗外,直到日近正午,他拿过手机,上网订了今天下午回G市的机票。
 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那现在他也该走了。
  
  
  王杰希直到母亲来喊他起床的时候才缓过神来。虽然他早有猜测,但是真正亲耳听到喻文州的告白时,他还是无可避免的,不知所措起来。
  “杰希?”母亲见他心不在焉的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没睡好吗?”
  “啊没有,睡的挺好的”王杰希笑了笑,在餐桌边坐下。
  母亲端了粥出来放在他面前,“唉,你真的不打算留在国内吗?”
  “妈,您别说了”王杰希心里愈发烦躁,喻文州的那番话仍不停地在脑海中回放,像是一个避无可避的魔咒。
  “好好好,我不说总行了吧”母亲无奈地终止了话题,一边叹气一边站起来去拿放在一旁的拖把,“你一个人在国外,总归要小心一点,什么时候也带个女朋友回来,你爸总盼着你早些结婚……”
  “妈,”王杰希突然打断了她的话,“如果我说,我喜欢一个男人呢?”
  “你说什么?!”她的语气几乎是瞬间就提高了,连带着拖把都被她狠狠地摔到地上。可她又突然没了声,只默默地把拖把捡起来,走到客厅开始拖地。
  王杰希摸不清她的心思,端着粥,半天也没喝一口。
  母亲拖地的背影显得很落寞,她半晌没说一句,直到拖到卧室时,她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你大了,凡事都能自己做主了,只要你自己有数,我和你爸都不管你”
  “你说妈还能管你什么?唉……妈也不想看你为难。况且这条路本来就难走,妈更不能给你添堵不是”
  她站在门口捶了捶腰,拿着拖把便进了卧室,连带着门也关了。
  “妈……”王杰希不知该说些什么去宽慰母亲,思索了片刻,回卧室给叶修打了个电话。
  “哎哟,王杰希你大清早打什么电话!我这还睡着呢,昨晚三点多才睡,困死了”叶修不耐烦地唠唠叨叨说了一通,等起床气消了才问道,“你跟喻文州又怎么了?”
  “叶修,我问你,你当时给周泽楷告白的时候他怎么回你的”
  叶修一听这话倒是乐了,“喻文州没憋住给你表白了?你这可算试探出结果了?”
  王杰希无奈道,“是”
  “嗨呀,我劝你趁早跟他说清楚,以喻文州那个性子,你没回他,他这个时候八成已经知道自己可能没戏,说不定已经在回G市的飞机上了”叶修认真地给他分析了一通喻文州的心理,而后听见周泽楷叫他去吃饭就匆匆挂了电话,让王杰希自求多福去了。
  王杰希犹豫再三,还是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。
  听着那头冗长的忙音,王杰希忽然意识到叶修说的话可能真的有几分道理,于是飞快地换了衣服打的去喻文州住的宾馆找人。
  
  就在王杰希在宾馆门口下车的刹那,他正看见喻文州拿着行李箱准备往出租车后备箱里塞。
  “喻文州!”
  王杰希顺手塞给司机一张五十,跳下车就去拦喻文州。
  对方听见他的声音,诧异地转身,不料被王杰希一把拉住。
  “文州……你先别走”等真到了人面前,王杰希还是有些语塞,喻文州也不急,就站在那儿面带笑意地看着他,甚至还出言提醒他别着急。
  “文州,我们试试吧,好吗?”
  话出了口,似乎就没了那么多顾忌。王杰希甚至还有空看了一眼旁边不耐烦的司机。
  喻文州反握住他的手,语气里有几分急切,“是你答应的,不再想想了?”
  王杰希点头,眼底捎带了几分笑意,他的额角还粘着汗,手心里被喻文州握住的地方更是紧张地冒了汗。
  他拿不准喻文州的心思,生怕对方心灰意冷不愿回应这份迟到的心意。
  还没等他心思转过来,下一秒喻文州已经在大街上抱住了他。
  “杰希,我爱你”
  
  
  炎热的夏日里,八卦永远是最能撩拨躁动的人心。不出一个小时,微博上一张图片已经被瞬间刷到热门。
  “@柳非:受不了啦!!队长当众虐狗_(:з」∠)_我可能需要冷静冷静[图片]”
  “杰希,柳非住这附近?”喻文州坐在车上问道,副驾驶上的王杰希显然也看到了这条微博,他顺手转发了微博,并回道,“嗯,小丫头就在这家宾馆旁边”
  “@王杰希:这事可不怪我@喻文州”
  喻文州刷新首页就看见了王杰希的微博,他偏头看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,忽然开口问了一句与之前话题毫不相干的,“以后是你来G市还是我就在B市”
  “去G市吧”
  “那你母亲呢?”
  “有空就回来看看”
  “好,听你的,我没意见”
  
  夏天似乎那么漫长,路上的人群行色匆匆,偶尔的一两声蝉鸣为这份喧闹添了几分夏日的意味。
  细水长流的感情需要人慢慢等待,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,该出现的人总会出现,该等到的人也总会等到。
  王杰希,我想就这样和你过一辈子。

-END-

评论(3)
热度(27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