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易世樊花】犹如故人归

-还没完结。这并不能怪我。

-还有一半左右就写完了。我尽力了。

-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呀w


天庆十六年,当今圣上病危。次年春,新帝继位,樊棋正当弱冠,即相位。

九月初,适逢秋收之际,皇上不顾众臣反对,执意出巡,钦点樊棋随同前往。

一路向东走的尽是乡间阡陌,田埂边汗流浃背的赤膊男子随处可见,他们脸上没有一点丰收的喜悦,惫懒和困倦反倒体现的淋漓尽致。皇上兴致缺缺地倚在软垫上,樊棋倒是深觉心惊。

他打小就在长安城生活,从未出过城门一步。在锦衣玉食中生活的惯了,现下看见平民百姓的贫苦艰辛,才深切体会到民间疾苦。而皇上自是无法感同身受,他一边撇嘴一边催促车夫加快赶路,也只有路经稍大的城内才歇上几天。

一月多过去,皇上终于在苏州第一次神色严肃地令车夫停下。

樊棋撩起帘子一角向外看去,依稀看见山腰一片翠色欲滴的茶园,临山下是一处绵延数百里的宅子。正当他迟疑之时,帘外只闻一男子朗声道:“不知陛下亲临,有失远迎,还请皇上勿要责怪。”

“二弟何必多礼。”皇上状似漫不经心地撩起帘子,正欲下车,马上便有人要来扶,他一挥手遣散身旁侍从,漫步下车。“你还称朕皇兄便可。”

樊棋不敢怠慢,忙跟着一同走下车子。

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衣着素雅的男子,一袭湖蓝色的衣衫,月白色的袖口绣着几片淡青的竹叶。他手执一柄折扇,扇面上是几垄墨色勾勒的翠竹,旁边题了几句小诗。

他面色温和,眉眼间流露出几分熟悉。樊棋几乎是刹那顿住脚步,袖中的手猛地握紧成拳。

“陛下还是莫要说笑,鄙人不过一介商人,怎配与皇上论亲。”男子笑道。

皇上微眯的双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狠厉,冷哼一声后便不再言语。

不必吩咐,身后早有侍女上前,毕恭毕敬地请皇上入府。樊棋愣了半晌,直至男子走到身边,“丞相大人还是早些进府,山雨欲来,怕是不宜在外多留。”

樊棋面露窘色,轻咳了一声,收回自己落在对方身上打量的目光,“抱歉,是在下一时走神。”

他脚下步子有些慌乱,在跨过门槛时甚至踉跄了一步,全然没注意到身后男子复杂的目光和将伸未伸的手。

 

是夜,茶庄为接圣驾大摆筵席。觥筹交错间,樊棋已隐隐有了醉意,眼前舞姬的水袖飞舞已是一片模糊,却仍要强撑着一杯接一杯地喝。他不经意瞥见皇上下首位的男子蹙着眉,见他望过来,那双好看的丹凤眼略微上挑,举杯的手迟疑了半分却还是遥遥举了杯。

樊棋愈发有种挥之不去的熟悉感。仿佛年少之时第一次与人喝酒,那人把玩着酒杯,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空了一壶,几杯下肚他已醉的不知身在何处,而那人却依旧笑意不减,轻声劝他“以后还是少喝酒吧,你不适合喝。”

樊棋鬼使神差地举起酒杯,将内里清凉辛辣的酒液一饮而尽——结果更加强烈的眩晕感接踵而至,他禁不住咳嗽了几声,旋即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。

“启禀陛下”他拱了拱手,“臣不胜酒力,不能陪诸位尽兴,着实抱歉。”

 

时近中秋,一轮皓月明晃晃地悬在天际,洒下一片清辉。檐上落霜映着竹影横斜,夜风夹带凉意,裹挟着桂花的扑鼻香气,静谧的庭院中偶闻几声孤蝉鸣叫。

樊棋倚在窗边,伸手拨弄了几下灯芯。

灯花噼啪一声又结一朵。他正欲伸手去挑,不料被人握住了手腕。

对方的手心有着炙热的温度,他轻轻挣了一下,竟轻易地就挣开了。那人微微发愣,嗤笑一声,挑下了那朵灯花。

借着油灯幽微的光,樊棋瞧见了他眼底的柔光,连带着素日带着倨傲的眉眼和薄情的唇线都有了缱绻温情。

“是你。”樊棋慢慢扬起一个微笑,敛眸低望那一抹光,“好久不见,易庄主。”

“嗯。”易言淡淡地应了一声,转身取过一套釉色茶具,动作熟稔地将茶具温过一遍,沥干后撒上一把茶叶,一手扶着衣袖,一手取过水壶,向下微倾复又提起一点,连续三次后便满了七八分。

“茶可解酒,樊相如不嫌弃,大可一尝。”

他的动作干净利落,却给人以不紧不慢的感觉。从倾茶时始终如一的微笑到奉茶时杯沿下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,无一不体现着大气和优雅,恭敬而不失挚友相交的随性。

“天下第一茶庄的庄主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樊棋屈起手指,在桌面上轻叩几下,端起茶细细端详漂浮的茶叶。

“谬赞了。”易言唇边牵起笑意,“手艺浅陋,不值一提。”

“哪里。幸得品尝庄主的手艺,实乃三生之幸。”

而后便是一室的寂静。

樊棋静静地品茶,易言摩挲着杯沿垂眸思索。彼此并非无话可言,只是这样的闲静实为难得,也就都心照不宣地放任沉默蔓延。

正当樊棋犹豫着是否要开口时,门外突然闯进来一个小厮,慌慌张张地行了一礼就嚷道,“庄主,夫人一直高热不退,这可如何是好!”

易言用余光去看樊棋,只见他猛地一怔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最终开口道,“庄主还是先去看望尊夫人为好,还望夫人早些恢复。”

他心里翻涌起不知名的感觉,摩挲杯沿的手指屈起又放下,如此反复几次,喟叹一声便放下了茶杯。

樊棋见他犹豫,想要出声催促,可终归是觉得有些不妥。

“那在下先行离去,失陪了。”

-tbc-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