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周叶】天涯

*古风苦手,慎
*好久不写,手挺生的。估计周更,毕竟住校狗。

章一 故人笑生死

荣耀历十年,正是夏末秋初、雨季将至之时。这京城里却突然炸开了锅,沸沸扬扬的街道上挤满了人,黑压压的人群向着街道的另一端拥去。
“哎,这谁能想到啊——”有人低声叹了口气。
“是啊,毕竟那是叶将军,怎么可能造反?”说这话的人摇着头,末了又添了一句,“不过人心无常嘛,谁也说不准。”
叶秋将军将被斩首的消息放出来的十分突然。前些日子还在边塞偏远之地抗敌的叶将军,一夜之间就被扣上了谋反的名号,随后迅速被押回京城。城里的百姓还来不及消化这事实,斩首的圣旨就下了下来。
“行刑时辰到——”
乱哄哄的人群刹那间安静下来,有的妇女甚至偷偷转过身去,不忍再看。不少人都在叹息着,眼中明明灭灭的光影闪烁。
“行刑——”
刀起的瞬间,叶秋似乎笑了,他的唇边僵硬地扯出一个微小的弧度,转瞬即逝。
“呵。”他那声轻蔑的嗤笑,终究还是落入人耳。
刀锋落下。
“叶将军,您走好啊!”不知是谁先爆发出的喊声,迅速在人群中蔓延开。
待官员反应过来的时候,眼前已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。百姓们纷纷下跪,哭声撕心裂肺。
全城百姓素衣素冠来送别这位战功累累的大将军。

“呵,他死了也还有这么多人来送他。”刘皓站在刑场对面的酒楼上,心里不觉有些烦躁。明明人已经死了,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。毕竟那可是叶秋,怎么可能乖乖的……
“刘副将军,别来无恙啊?”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问候声,刘皓转头去寻,瞧见一儒雅的青年,面容清秀,手持折扇,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,待向下看去,却发现他坐在竹制的轮椅上。
“原来是喻阁主,失迎。”刘皓略一施礼,微笑又重新挂在脸上。
这坐在轮椅上的青年,可不就是天下有名的茶馆蓝溪阁的阁主吗?
“将军不必多礼,是在下来的唐突,叨扰了。”喻文州的声音很柔和,像是初春的风,有点寒意,却让人感觉很惬意。“将军这是在看叶将军?”
“逆臣而已,有何可看?”刘皓轻描淡写地带开这个话题,和煦的笑容还是有那么一瞬的破裂。“倒是喻阁主,今儿怎么有闲心来这种地方?”
“原本是要去微草堂看病的,路过的时候恰好见将军您在楼上,便想着上来问候一句。”喻文州转动轮椅,“将军若是不方便,在下也就不叨扰了。”
刘皓望着喻文州离去的背影,心里又倍觉烦躁。
忽然,天边雷云翻滚,阴沉沉的天空传来隐隐雷声。凝聚的水汽像是压在人心头,带着沉甸甸的重量。
“轰隆——”
待侍从推着喻文州出酒楼的时候,这雨已经下了起来。倾盆大雨毫不留情地落下,在屋檐缀连成一片水幕。
“雨季不是还没到吗,这雨怎么这么大?”喻文州向一旁撑伞的侍从询问。
“阁主,今年的雨季怕是来的早,连边塞那边也是,听闻前些日子就下了大雪。”侍从恭恭敬敬地答道。
“是吗,那今年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啊。”喻文州笑笑,“走吧,回去吧。”
雨落街巷,青石板上血水蜿蜒成河,很快将要被雨水冲刷殆尽。
“您不去微草堂了?”侍从诧异地问道。
“走吧,人这么多,改日再说。”
喻文州抬头望向远处的皇城,雨雾里轮廓模糊。
人心哪里有什么定数呢。就像这雨雾里模糊的皇城,又有谁看得清?

地处边塞的轮回,此刻已是大雪压城。站在城头放眼望去,天地间白雪皑皑,万顷茫然。
“城主,京城那边传来消息,叶秋已被斩首。”
周泽楷批阅公文的手一顿,“消息可靠?”
江波涛悄悄抬眼去看周城主的表情,却发现他只是眉梢微挑,握笔的手仍在继续写字。那样的波澜不惊,让他不禁有些疑惑。明明叶秋刚被押走的时候是那样焦急,现下却如此平静。
“是,京城那边传来的,不会有假。”
周泽楷没说话,他停下笔,挥了挥手,“我知道了。”
江波涛虽然担心,但还是依言离开。
待江波涛离去,周泽楷蹙眉思索片刻,又将一直藏在袖里的布条拿出来。那是一条被匆匆撕下来的布条,上面只有两个血红色的字——“放心”,下面署了叶修的名字。
人尽皆知的叶秋将军本名其实不叫叶秋,他的双胞胎弟弟才叫叶秋,而他的名字是叶修。
这个秘密也只有少数的朋友才知道,周泽楷算是其中之一。
“江波涛”他突然出声唤了江波涛进来,“备马,明日出城。”
“城主您……”
“一月足矣。”
话已至此,江波涛也不好再反驳什么,应下后默默地退出书房。
周泽楷无心再批改书桌上成堆的公文,索性放下笔,踱步至窗前。
窗外是几树梅花,初雪刚绽放的几点殷红缀在苍雪间,两者相衬,煞是好看。一点幽香隐隐弥漫在院子里,倒是平添了赏雪的兴致。
周泽楷本是无心,看到后一时兴起,转身取了那一套少动用的茶具,在窗前的桌边落座。
只是犹豫半晌,忆起自己与叶修之间相差甚远的茶艺,便换了坛酒来,自斟自饮。
窗外雪落无声,梅花清香幽远,仿佛天地茫然只剩一缕渺茫香气。如此美景,正适合煮茶论道,可惜他一人独赏,只好借酒聊以慰藉。
“平安归来”周泽楷举杯,遥对天地另一边,而后一口饮尽。

“阿嚏”叶修忽然打了个喷嚏,倒是把一旁的苏沐橙吓了一跳。
“怎么啦?感冒了吗?”苏沐橙慌忙问道。
“没事儿,不可能感冒的。”叶修摆手示意自己没事,轻咳了几声后拉住缰绳,“咱们这到哪儿了?”
“嗯……看这样子应该是快到江南了。”苏沐橙也拉住缰绳,放任马儿低头啃了几口路边的草尖儿。“在这边停一小段时间吧,他们应该还不会发现。”
“只是可惜了那个平白替我死的人”叶修长叹一声,“我无以为报。”
“别想太多了。”苏沐橙出声安慰了一句,复又觉得有些多余,摇摇头叹了口气,翻身下马,“走着过去吧,离那座小城不远了”
“嗯,依你。”叶修从马上下来,牵着马缓步向那座城走过去。
江南小镇的八月,向来是小桥流水,荷叶田田,少女坐船头,在荷花间穿梭。少年们只听得荷塘深处清脆婉转的歌谣,便倾心不已。
叶修和苏沐橙来的时候路过一片荷塘,两人还为没能见此情景着实惋惜了一番。
进了小镇,叶修才发现江南和京城的不同。京城是繁华的,人群熙攘的热闹,江南则是安静的,连带着这街市也是静谧柔美的。
苏沐橙新奇的不得了,她早些时候一直在京城待着,后来随叶修一同上了战场,更是无暇去其他地方游玩。她走走停停,偶尔选中一样,还一定要回过头来问问叶修的意见。
叶修自是不懂这些,苏沐橙喜欢,他也就给她买下来。两人这么走走停停,找到地方住下已是黄昏。
叶修忽而记起自己前些日子收到飞鸽传书,当时没来得及看就随手收了起来。念及此,他伸手摸出那张字条:
“故人相邀,可否前来一叙?”
署名单一个喻字。
叶修啧啧几声,也不知在想什么,随手就把字条烧了。毕竟自己也还算是个朝廷罪臣,总归不太好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“哎,写的什么?”刚进屋的苏沐橙看到的就是火光中燃烧的字条,她本是好奇随口一问,也不指望他回答,结果叶修无奈地开口,
“喏,喻文州请我们去他的蓝溪阁,你看去不去?”
苏沐橙略一思索,“无所谓啊,你要是想去就去,反正这边离蓝溪阁也不远”
“嗯”叶修随口应了,“那歇几日便走。”
“你就不担心小周跑来找你?”苏沐橙在桌边坐下,随手拿过茶壶给他倒了杯茶。
“我说过让他放心了,应该不会吧。”叶修不太确定地答道。
“唔,也是。不过说不准呢。”
彼时夜色将至,淡淡的黑暗中,窗外小镇却已灯火辉煌,蜿蜒的河流被映的闪亮。
于万千灯火中无声寂静的安详,令人倍感心安。

-tbc-
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