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原创/百合】路过

路过

文by念安


00

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总想起很久以前的事,明明记忆力在衰退,过去的事情却怎么也忘不掉。

我自嘲的笑笑,从床上坐起来,吃力地一步步挪到窗边的摇椅旁,扶着扶手慢慢往下坐,不料手一松,支撑的劲儿顿时消失,一下子摔在摇椅上。

摇椅晃了晃,又恢复了平静,只轻微地摆动着,在漆黑的屋子里响起吱呀吱呀的声音。

“嘶——真他妈的疼”疼痛顺着神经蔓延开来,一直疼到心底。

这么多年了,没想到再想起她的时候,我依旧如此失态。

温暖的阳光从紧闭的窗子缝隙漏进来,带着些许梅花的香气,无声落在肩头。潮湿阴冷的房间里,这一点光就足够传递一份温暖。

我眯起眼,伸手一把推开窗户——

霎时间,大片阳光洒进屋子里,空气中浮动的灰尘都仿佛被镀上了金色,清晰可见、

窗外一枝梅花斜探到窗台上,咫尺之间,暗香浮动。那是一枝白梅。

恍惚间,我想起她站在窗外这棵梅花树下,脸上还带着笑。她的眉眼淹没在碎金般的阳光里,温柔得不像话。

梅花又开了啊。


01

那年我高一,她高二。

她是文学社的社长,写得一手好文章,长的也漂亮学习成绩更是拔尖,是全校老师口中的好学生。而我不过是新一届学生中一个平庸的女生,相貌平凡,学习一般,明明那么努力却也写不好作文,只有反复修改过的几篇文章还勉强看得过去,就连当初考进这所重点高中也是刚压着分数线进来的。

她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,我不过是追随着她的众多学生中的之一。


开学第二天,有关她的事迹已经在新生里传了个遍。中午放学的时候,我听着旁边的同学一遍又一遍地说那些传遍了的事,不禁在心底冷笑,他们总在说的那个“她”叫什么名字他们知道吗?一天到晚八卦这些有的没的,很有意思吗?

正巧这个时候一个女生问我“哎你知道那个学姐吗——”

前一秒还在心底冷笑的我,正打算嘲笑一下他们,可话一出口就变了样儿,“嗯我知道啊!就是高二那个学姐嘛!她是文学社社长来着?”

于是,他们仿佛找到了同伴一样,兴奋地拉着我一起讨论,乐此不疲地谈论着和她有关的每一件事。

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出了教室,我们这一小撮人也随着大部队向食堂移动。

“对了你们打算去文学社吗?我好想去近距离接触一下学姐啊!”旁边的女生说着,顺手一指公告栏上的文学社招新的海报。

“我啊……还是算了吧,没那个天赋,去了招人笑话”另一个女生摇了摇头,目光里有些遗憾,“苏晓应该是要去的吧?我记得你对这个很感兴趣的,去了正好可以和学姐接触,一举两得的事嘛。”

“诶……我不行的啦”我连连摆手,“就算是感兴趣,写的不好,去了有什么用?人家不收我也是白搭”

这个我倒是说的实话,我写作文一向不好,只是偶尔写写小说——写一篇还要修改好多遍,这样去了才是真的丢人现眼。

我这样想着,还是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那张海报,暗自记下了时间。转头又跟同学聊的火热。


中午的食堂人多,而且十分嘈杂。

旁边的每一个同学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她,新生居多,偶尔也有前两届的借着这个机会勾搭学妹,装作前辈跟她们讲那个学姐的事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套出她们的姓名班级,也许过不了多久连电话也都要到了。

我端着餐盘在食堂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开始一口口扒拉着碗里的饭,浑然不觉我身边多出了一个女生。等我注意到她的时候,她刚吃完饭,正随手在本子上记着什么东西。

字挺好看的。我心想。

嗯,人长的也好看。紧接着我脑子里就蹦出来了这个念头。

“嗯……”我犹豫了半晌,正当她起身要离开的时候,我突然叫住了她,“不好意思,请问你有餐巾纸吗?”

她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默不作声地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包纸,扔在我桌子上,转身就走。她身后的黑色长发安静地垂着,随着她的步伐轻轻飘动,淡淡的香气散发出来,格外好闻。

“怎么这么冷淡啊”我摸摸鼻尖,拿出一张纸擦了下嘴,然后起身离开。“看起来像是前辈诶,前辈对新生都这样的么……”

离开食堂的时候,我听见有学生说,那个女生,是文学社社长。我忽然想追上去问问她名字,可我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
中午一点的时候开始上午自习,我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,咬着笔,一副皱眉苦思的样子,而其实我的心思早就不在眼前的卷子上了。

脑子里乱糟糟的,一会儿是新生们在提及那个学姐时羡慕又嫉妒的神情,一会儿是中午食堂遇见的那个冷漠的学姐,我不知道自己干嘛想这么多事,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,反而在燥热的教室里更加烦躁。

“烦死了……”我把脸贴在桌子上,侧趴着算起眼前的那道题。

冰凉的桌子激的我脑子清醒了一阵,然后又回到了开始的烦躁。我索性扔掉笔,趴在桌子上午睡。

窗外乌云密布,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,阴沉沉地压在心头,喘不过气来。


“啊——终于放学了!”

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,上天却不知好歹下起了大雨。大雨倾盆,窗外的那条街都被大水淹没了。路上行人一个个撑着伞,在狂风暴雨中踏水前行。

班里同学的家大多里学校远,所以都是住校,我的家不算很近,却也不算太远,刚好就在学校规定的走读生范围内。我忽然间无比希望自己是住校生,那样我至少可以不用担心大雨。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。

我苦恼地站在教学楼的连廊里,期待着雨可以下小一点。但是我失望了,雨越下越大,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迹象。

我看着漆黑的天空,咬咬牙,一头钻进大雨中。


夜色如墨,街上行人大都回到了自己的家,而我还在艰难地趟水往家赶。

尽管我打着雨伞,但还是没能挡住所有的雨水。上衣除了被书包护住地部分几乎都湿了,裤子除了卷起来的裤腿也全都湿了,鞋里被水浸透了,袜子粘在脚上,湿哒哒的难受极了。

再撑一会儿,过了这个路口就到家了。我这么安慰着自己,停下来等红灯。

我漫无目的地看着四周的街道,仿佛隐隐约约在期待着什么。

绿灯亮起的刹那,我看见身边一个骑车的女生飞快从身边掠过,溅了我一身水。

“我……”未出口的脏话生生被我咽了回去——我看见女生停下了车子。

是中午在食堂遇见的学姐。我很快认出了她。她一手扶着车把,一手撑着伞,在黑夜路灯下纷飞的雨丝中停在我面前,回眸瞟了我一眼。她的头发一绺绺粘在脸上,显得有些狼狈,却掩不住她的淡然,好像这大雨对她根本没有造成什么影响。

“抱歉。”她说,尽管语气里听不出来任何歉意。

“绿灯,不过吗?”见我发呆,她又追问一句。“那我走了。书包湿了,小心包里的卷子。”

我忙把肩上的书包拿在手里,换了个姿势把它护在胸前,再一抬头时,我只看见路对面她的山地车在积水里带起一片水花。


后来我回家的时候,雨停了。我的思绪却一直停在那个路口,她潇洒的背影在昏黄的灯光下,竟觉得有几分寂寞。

她大概没有朋友吧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,但我就是这么觉得,如果她有朋友的话,大概那些同学就不会只以“她”来指代她。

明明有名到全校同学都认识她,却又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名字。

心里忽而滋生出的同情像枝蔓一样延伸开来,紧紧缠住了我的心脏。我望着窗外的黑夜,突然间思绪万千。

有朋友什么感觉?我自己知道吗?

我咬着笔,思索了很久也给不出自己答案。


02

再见她的时候是在文学社。那天面试,她身为社长,自然要亲自来当考官。况且文学社里也找不出其他比她更适合这项工作的了。

“你好。”她冲我点点头,示意我坐下。

我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,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腿上。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这样坐有点像小学生,但是我在这样的情景下,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正式一点的坐姿。

开头的几个常规问题我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她在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后才重新谈回到文学的话题上来。

“文章挺好,现写一段看看?”她单手撑着下巴,本来在右手上灵活转动的笔推到我面前,一并被推过来的还有一打稿纸。

“嗯……嗯?”

“写,随意,一小段就行。”她补充了一句,顺手拿过办公桌上放着的薯片,当着我的面拆开,一片又一片往嘴里塞。

“社长我写什么都可以吗?”

她点点头。

得,这次干脆连话都不说了。我在心里吐槽了一句,开始思考自己要写什么。

刚开始写的时候我还听见她嚼薯片的声音,写了几个字后就听不见声音了,我诧异地抬了下头,只见她又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子,撑着下巴,几缕长发从脸颊滑落,上面跳动着阳光的影子。她认真注视着我,带着少有的严肃神情。


窗外微风缓缓拂过耳畔,在一片寂静中,我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,一声又一声,如同乱了的鼓点。

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,自己脸红了。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,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心动了。


至于写的东西是什么我倒是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她在看的时候蹙起了眉,然后问我,“你的水平就只是这样?”

我一瞬间愣在那儿,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她,她低下头又看了一遍那段文字,也不知在想什么,挥了挥手示意我离开。

我无法反驳她的话,只好默默起身离开。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

“等一下”她似乎觉得有点过意不去,她看着我,张了张嘴,最终又什么都没说。

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,她突然出声,吓了我一大跳,“周颖,我的名字。虽然我不同意你入社,但可以做个朋友。”


她就这样以一种高调而强硬的方式踏进了我的世界,和走的时候一样毫不拖泥带水。


下午的阳光慵懒又带着一点缱绻,暖融融的光惬意的让人不想听课。我机械地听着老师讲着那些无聊的公式,一笔一画地在演草本上写着她的名字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忘了。

我大概是学校里除了老师第一个知道她名字的吧?

这样想着,心里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填满,连唇角也不自觉上扬。

“傻笑什么呢?瞧你那样!”同桌一巴掌落在我头上,在我嘟囔着揉后脑勺的时候抢过了作业本。“哟,是个女生的名字啊?”

“啧,你烦不烦啊!偷看别人隐私有意思没?”我瞪着他,抢回了自己的本子。“是高二的那个学姐啦,好不容易要到了名字我容易吗?!”

“哦——”他故意拖长了声音,接着又嬉皮笑脸地凑过来,“哎,好同桌,让我再看一眼呗”

“你看一眼没问题啊,但是——”我也故意拖长了声音,卖了个关子,“我不同意!”

“我操!”他小声骂了一句,撇撇嘴开始听课。

我也不去理他,继续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写着那个名字,像是要把它刻在心里。


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终于放了学,我随意往书包里塞了几本书,然后从三三两两讨论问题的同学中间挤过去,从后门离开了教室。

“这么晚?”循着声音来源,我看见周颖倚在教室外的栏杆边,捧着一杯奶茶小口喝着。

“嗯,走吧。”我倒是没想到她会放学等我一起走,不过既然她来了,怎么说也不好拒绝。

虽然现在气温还没降下来,但是晚上还是有些凉。

她走在我旁边,捧着奶茶,冻的打哆嗦也不肯从书包里拿出外套穿上。

“你是不是傻……”

“不”她摇摇头,打了个喷嚏,“懒而已。”

“合着你说话那么少也是懒?”我下意识跟上一句吐槽。

结果她还真的点点头,认同了我的说法。

“哎你去推你的车吧,我在这儿等着你。”


-TBC-

翻出来这篇文,想想打算写完它。很久不写百合了,感觉手有点生。约莫1w左右完结,看啥时候我有空写吧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