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喻伞】星辰

*平行世界设定,伞哥死的是一条时间轴,没死的是另一条时间轴
*安利卖不出去也是心塞
*希望大家看看这个cp啊
*一周的晚自习累积下来产物,感谢您的观看


【喻伞】星辰
——你的目光中沉淀星辰

苏沐秋和喻文州的相遇是个必然的意外。

上天在冥冥中布下了棋局,享受着掌控一切的快感,却殊不知这些有生命的棋子早已挣脱束缚,悄然挪动了既定的命运轮盘。说到底,这棋不过是上天打发时间的游戏,而身为棋子的人们只能任由摆布。

无数的意外交织出必然,就像无数条平行的时间轴必然会有交点。如果没有这场意外,没有喻文州下意识的决断,荣耀的舞台上将会永远失去一位天才。

于喻文州而言,他从未后悔过他的选择,现在如此,以后亦同。

十八岁,正是人生中最绚丽的花样年华。上天却如此不公,让一个少年永远停留在这个年纪。不是什么青春永驻的秘密,而是无法逃脱的死亡。
人是有社会性的,但它仅作用于和已死之人相关的人,并不会改变社会的运行轨道。

鲜血骤然在眼前炸开,模糊了光影,扼住了思维。只有身体能清晰地感到疼痛,仿佛全身的感官都用来感知撕裂般的痛。

四肢已经无法移动半分,意识渐渐溃散,活下去的欲望再也维持不住心脏的跳动,永远停止了呼吸。

没有直观看过车祸现场的人不会明白场面的惨烈。四周毫不停息的人群流动残酷地显露出人情冷漠,肇事逃逸的车主嘲讽着人性的悲哀。喻文州连救人都有心无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的流逝,然后转身淹没在人潮。

“文州,在想什么?”
“在想如果当时我没去救你,现在会是怎样?”
“大概我现在就不能站在你面前了。”
“所以我很庆幸,当时我没有犹豫。”
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很柔和,好像有星辰沉淀其中。

后来,喻文州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那起车祸的报道,大概是有路人报警。死者名叫苏沐秋,年仅十八。一个与他长的极为相像的女孩在一边抹着眼泪,另一个少年没有哭,只是摸着女孩的头安慰她。他的家人只有那个和他从小在孤儿院相依为命的妹妹。

“多可怜的孩子啊……”喻文州听到母亲在一旁感叹。当时他目睹了车祸的整个过程,却没有及时打120。可能就是迟了些许,那个少年就停止了呼吸。

这场车祸的结果因喻文州的一个决定而改变,但他不会愧疚,因为这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插曲。他的人生还要继续走下去。他还要遵从命运的发展,加入蓝雨,挑翻魏琛,接手索克萨尔的账号卡,成为蓝雨的队长,有黄少天这个搭档,在第六赛季取得冠军,在荣耀的舞台上继续着他原本的生活轨迹,然后退役。


深蓝色渐渐布满天空,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,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,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。星空格外澄净,悠远的星闪耀着,让苏沐秋不自觉想起那个青年的目光,如同这星,沉淀温柔。

苏沐秋总是回想起车祸的时候。他在失去意识前看到有个路人过来,打了120并送他去医院。醒来后,他听到医生对苏沐橙说,如果不是那个人及时送他来医院,可能他现在就没命了。

他很感激那个人,但直至现在,他仍未找到那个救命恩人。
再后来,苏沐秋和叶修退役了。叶修的父亲在警察局工作,他回家后帮忙要到了那年的监控录像。
“也多亏家里老头子把录像全留着了,不然连找都找不到。”
录像里的少年看着很眼熟。尽管和现在变化很大,但苏沐秋一眼就认出来,那个人是蓝雨的队长,喻文州。

他打开QQ,看着好友列表里的喻文州,犹豫再三,点开了对话框。
输入框里那一句话停留了好久,却迟迟没有发出去。苏沐秋的手放在回车键上,每次刚要按下,又缩回了手。
他现在道谢已经太晚了,对方是否记得这件事都是个未知数,更何况对方也许根本不需要这声谢谢。
最终,他关掉了对话框。

几个月后第十三赛季结束了,冠军是蓝雨。随后喻文州宣布了退役。他的手速本来就跟不上,现在的反应和状态也下滑的很快,所以他不得不退出荣耀这个舞台。
“我们还有很多个和荣耀一起的夏天,只是我不能和你们一起了,好好努力,加油。”喻文州和队友们的告别只有这一句话,说完后他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。他怕再看到他们,自己会有不舍。

喻文州搭上了飞往H市的飞机。他的妈妈问他要去哪儿,他就答了一句,“我有一件等了三年的事情要去做。”

喻文州的母亲理解自己儿子,所以她让他放手去做,就像当年他提出要当职业选手一样。

苏沐秋退役后在H市随便找了份工作。退出了职业圈后,他就是一个过着朝九晚五生活的小职员,将来会有自己的家庭,平淡地过完一生。
直到他接到喻文州的那个电话。

“我在H市,有空出来聊聊吗?”
本想拒绝的话,到了嘴边却鬼使神差变成了“好”。

两人约定的地点在一个广场边的咖啡店。那家店不算大,但很精致,氛围也很静,是大多数人喝下午茶的首选地点。
苏沐秋到的时候,喻文州已经坐在窗边那个位置有一会儿了。
“好久不见了。退役了怎么先来找我,不回家看看?”
“想见见你,所以就来了。”
“我有什么好见的?我何德何能比你父母还重要?”
“于我而言,你很重要。”
苏沐秋了然地笑笑,打断了喻文州接下来想说的话,“在你说之前,先让我说一句”
“几年前那场车祸,谢谢你”


苏沐秋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喻文州。或许是出于喜欢,抑或是出于其他什么。
感情这种事情很奇怪,就像是水到渠成一样,时机成熟了,自然也就到了那一步。


不论是没有去救苏沐秋的喻文州,还是和苏沐秋交往的喻文州,都是世界中独一无二的生命。就像他看向苏沐秋的目光中永远沉淀的星辰,闪耀在不同的平行线。

-END-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