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大家好这儿柠檬 /雨澄
微博@柠檬_Addicted
杂食,全职主周叶/喻王,黑篮主赤黑/黄黑,龙族主楚路。偶尔写写原创。写文倦怠期,取关随意。

【周叶/武侠】春日行(二)

*这一更其实也不是很多,但是我真的尽力了

*上周没更真的不好意思呀

*依旧在拖剧情

*排版可能会出问题,来不及修了,明天用手机再修

(二)

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。席间周泽楷一如既往闭口不言,偶尔说上一两句,也都要江波涛在旁补充。

叶修也不是第一次同周泽楷打交道了。轮回近年来与中原武林来往不少,更何况自从周泽楷在轮回台比武剑挑黄少天,名声大噪,不少中原门派都有巴结的念头。

兴欣与轮回之间正常的贸易不少,因此叶修也才与周泽楷有了几面之缘。

  
而若是论及两人初次见面,却还要再更早一些。

那时叶修在江南一带游历,夜间听得客栈房顶有打斗声,心下好奇,便纵身跃上房顶一探究竟。

还不等他...

【周叶/武侠】春日行(一)

*其实屯的手稿不少,不想打了,每周回家更一次吧

*最近沉迷古风无法自拔

*好久不写周叶,手很生

*估计不会太长,基本已经全部写完,看什么时候能发完吧

【周叶/武侠】春日行

两相思,两不知——鲍照《春日行》

 

扬州的三月,正是百花盛放,东风醉人的好时节。春意渐浓,游人也渐多了起来。

客栈里已是人满为患,更不要提瘦西湖畔此刻三三两两结伴出游的富家小姐、文人雅士。

游人多,客栈茶楼之间的生意竞争也愈发激烈。阳春茶楼的小二在门口扯着嗓子大声吆喝,一时半会儿却也没招来几个客人,眼瞅着老板娘吩咐的任务要完不成了,刚巧眼前一个文人打扮的年轻男子牵马经过,他忙一个箭步冲上前,“这...

【喻王/短篇】夏末

-脑洞是去年的……或者前年的
-全文共七千多字,后半截几乎是一口气写完
-其实是我第一次写喻王
-有几句话的周叶
-谢谢大家的阅读

【喻王】夏末
文/柠檬  

        潮湿而闷热的午后,蝉鸣在粘腻的空气中躁动,绵长却并不急切。咖啡馆里的冷气驱散了些许夏日的炎热,轻柔舒缓的音乐在耳畔流淌,让人心静了不少。
  喻文州坐在街边的咖啡店里,透过透明的玻璃看外面人群来往,络绎不绝。
  正值夏休期,没了比赛的生活只剩下了乏味,除了每天仍要坚持的训练外,就再没别的事情可做。
  原本喻文州的母亲今天安排他和一个姑娘见面,结果喻文州不管怎么...

【蛋花】犹如故人归

-明天其实可能还有一更
-快完结了,虽然它只是个一万字的小短篇
-拖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呀

易言果真不再多留,匆忙地随着小厮一同离去。像极了当年上元灯会上,那场突兀的别离。
彼此心知肚明,却又佯装潇洒,走的决绝。
那一场盛大的灯会,樊棋此生再未见过第二次。
彼时两人站在河畔,仰望头顶千万盏飞升的灯笼,流光彻夜长明。人群喧嚷,星子却异常沉默,孤独而恒久的微光湮没在橘红的光焰中,连苍穹都都显得清冷。
“去放一盏灯吧,一起吗?”易言转身问道。
樊棋少见地沉默了半晌,这才轻声道,“走吧。”
樊棋老老实实地挑了一盏朴素至极的灯笼,提笔写下“愿乘长风破万里浪”。灯笼的造型与其他一般无二——除了上面已初见风骨的字体。
易言反...

【160813】随笔

说真的,比起现代,我有时候更喜欢古风。但是现实偏偏是好的古风文比好的现代文少很多。
很多人都在写古风——君臣、兄弟、对手,然而看了这么多,真正能写出来感觉的微乎其微。在有些人笔下,爱情远高于一切。我个人是不认同这点的。比起爱情,他们更看重兄弟间的情义,更看重身为臣子对君王的忠心,更看重舍己为人的广阔胸襟。这些都是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,可是我在很多小说里看不到,我看到的只有一个男人像小姑娘一样为爱情哭哭啼啼,甚至放弃所有只为自己的爱人。我想这太过狭隘了。我们不能用我们的观点来评判古人,毕竟他们生活的年代离我们太远,他们的胸襟远比我们这些小姑娘宽阔的多。
其实说了这么多,我自己都还做不到这点。我努力传达...

【易世樊花】犹如故人归

短篇未完结。预计1w左右,大概15号开学之前能赶完。昨天发了微博,忘记发lof这边,今天补一发。
哦对了,双向暗恋/友情向自由心证,大约偏向前者。
谢谢阅读,么么哒♡

【蛋花】犹如故人归

文/雨澄

•双向暗恋

•ooc我的,见谅

•古风苦手

又是一年清明。

黄梅时节的绵密细雨连绵不绝,长安城雾雨朦胧,行人过客撑着油纸伞走过长街,步履匆匆。

樊棋逆着人流向城外走去,怀里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颇有分量的食盒,像捧着价值连城的珍宝。

不过十几岁的小厮踮着脚尖,踉踉跄跄地举着伞跟在自家丞相身后。尽管如此,细雨还是落在了樊棋的青衫上,濡湿了一片衣衫。

出了长安城不过几里,樊棋便停下了脚步,温...

【周叶】天涯

*古风苦手,慎
*好久不写,手挺生的。估计周更,毕竟住校狗。

章一 故人笑生死

荣耀历十年,正是夏末秋初、雨季将至之时。这京城里却突然炸开了锅,沸沸扬扬的街道上挤满了人,黑压压的人群向着街道的另一端拥去。
“哎,这谁能想到啊——”有人低声叹了口气。
“是啊,毕竟那是叶将军,怎么可能造反?”说这话的人摇着头,末了又添了一句,“不过人心无常嘛,谁也说不准。”
叶秋将军将被斩首的消息放出来的十分突然。前些日子还在边塞偏远之地抗敌的叶将军,一夜之间就被扣上了谋反的名号,随后迅速被押回京城。城里的百姓还来不及消化这事实,斩首的圣旨就下了下来。
“行刑时辰到——”
乱哄哄的人群刹那间安静下来,有的妇女甚...

【12.05】有幸遇见你们,在我最好的年岁

首先祝自己十六岁生日快乐。


谢谢你们的祝福,很开心。昨天晚上在学校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,我忽然想会不会有人,像去年那样赶在零点给我发祝福。

后来转念一想,大概是没有吧。双子在学校那么忙,那酥儿大概也不会为了我卡那个点,男神的话更是很久不联系,久到我都以为他会忘了我。

零点的时候我还没睡着,同寝的妹子的表整点响了,耳机里的歌还一遍又一遍的重复,迷茫间我看了眼表,然后嘟囔着给自己说了一声“生日快乐”。


结果真的没想到,那酥儿卡在零点发了祝福,连带着那篇答应过的贺文,回家刚看到的时候真的愣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回复,只有那么一句苍白无力的谢谢。你听我抱怨过那么多幼稚的事情,到现在依旧不嫌弃我,...

【周叶】擦肩而过

*前些日子重修了一下《擦肩而过》那篇,感觉水平比去年要下降了。心塞塞的。

*好久不写周叶了,修改的时候总感觉怪怪的【×

*最后感谢夏神!

擦肩而过

  

苏黎世就像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城市。它在夜色中沉睡着,静默在苏黎世湖畔。

苏黎世这个地方,对于周泽楷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苏黎世在克里特语里的意思是“水乡”,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听说这个城市的时候唯一记住的一点。

周泽楷退役后成为了摄影师,开始了本该属于他的旅程——环游世界。

他来到苏黎世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不知道第几届荣耀世界邀请赛。周泽楷在场馆的门口停留了许久,然后抬腿迈进那熟悉的地方。曾经的他作为参赛选手站在台上,

【原创/百合】路过

路过

文by念安


00

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总想起很久以前的事,明明记忆力在衰退,过去的事情却怎么也忘不掉。

我自嘲的笑笑,从床上坐起来,吃力地一步步挪到窗边的摇椅旁,扶着扶手慢慢往下坐,不料手一松,支撑的劲儿顿时消失,一下子摔在摇椅上。

摇椅晃了晃,又恢复了平静,只轻微地摆动着,在漆黑的屋子里响起吱呀吱呀的声音。

“嘶——真他妈的疼”疼痛顺着神经蔓延开来,一直疼到心底。

这么多年了,没想到再想起她的时候,我依旧如此失态。

温暖的阳光从紧闭的窗子缝隙漏进来,带着些许梅花的香气,无声落在肩头。潮湿阴冷的房间里,这一点光就足够传递一份温暖。

我眯起眼,伸手一把推开窗户——

霎时间,大片阳光洒进屋子里,空气中浮动...

1 / 2

© 雨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